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6月26日 11:14:56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救赎被“毒魔”侵害的人生--写在第30个禁毒日
来源:新华社 作者:王军伟 吴小康 赵刚 标签:

    新华社南宁6月25日电题:救赎被“毒魔”侵害的人生——写在第30个禁毒日

    新华社记者王军伟、吴小康、赵刚

    22岁,花一样的年华,应该充满朝气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但对于阿钟(化名)却成了“天堂”和“地狱”的分界线。

    22岁之前,阿钟过得阳光、健康而富有;之后陪伴他的只有懊悔、痛苦、挣扎。只因他不慎沾上了毒品。

    现年46岁的阿钟在经历“毒瘾—戒治—复吸”不断循环后,他终于戒毒成功,还帮助其他的戒毒人员重塑信心。“余生我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帮助更多的吸毒人员戒毒、让他们重新回到妻儿身边!”阿钟说。

    据司法部统计数据显示,禁毒法实施以来我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的360个戒毒场所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13万余人,73个戒毒康复场所累计收治戒毒康复人员9.6万余人。当前我国正打响一场毒品“阻击战”,救赎那些被毒品侵害的人生。

    驱赶心中的“毒魔”

    “我今年46岁,但是已经染毒30年,身体早就被掏空了。”坐在记者面前的张军(化名),看起来似乎与常人无异。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手臂上因频繁注射留下的累累疤痕,在裤子遮掩的大腿上,静脉因曲张而挤在一起——这是多年吸毒留下的后遗症。

    16岁开始吸海洛因,之后尝试K粉、冰毒等新型毒品,张军大部分的人生历程与“毒”相伴。至今,他仍在努力戒毒。

    “说起来恐怕你不信,我爸曾是负责缉毒的公安局领导。”因贪玩不爱学习,中学辍学后,张军和几个朋友厮混在一起。“一次聚会有人拿出一包白色的东西,很神秘地说,这东西抽起来比香烟爽。后来我才知道那东西是海洛因。第一次吸毒,并没有爽的感觉,反而恶心难受,昏睡了一整天。”受朋友影响,张军多次吸食后上了瘾。

    一入“毒门”深似海。为追求快感,他又由烫吸改为注射,且剂量不断增加。数不清的注射,让全身上下的血管无一幸免,甚至连指甲盖下面的血管都挨过针。

    “为了吸毒,我偷过爸爸查获的海洛因,骗过家里的拆迁补偿款。后来为买毒品,在偷自行车时被警察抓到,被关到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一年多的时间,总算戒掉了,但出来第一天就复吸了。”之后,张军因吸毒先后几次进监狱。

    受够了毒品对自己命运的摆布,张军决定戒毒,至今已连续几年没有碰毒品。去年张军结婚生子,还开了一家装修公司,他的员工中有几名也有吸毒史。“现在,我们几个人互相监督,每星期按时做尿检。工作之余,我们还坚持去养老院做好事,目的是净化心灵,驱赶心中的‘毒魔’。”

    张军的故事并不是个例。据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统计,2016年全国禁毒部门破获毒品刑事案件14万起,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16.8万名,缴获各类毒品82.1吨;查获有吸毒行为人员100.6万人次,其中登记新发现吸毒人员44.5万人;依法强制隔离戒毒35.7万人,责令社区戒毒24.5万人次。

    摆脱“毒瘾”的沼泽

    22岁之前,阿钟初中辍学后赶上改革开放,他下海经商,搞过服装批发、卖过音像制品,年纪轻轻就赚到第一桶金,成为一名成功的个体户。但受身边朋友影响,22岁那年他染上毒瘾。

    从那时起,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购买毒品,他卖掉商铺,进行盗窃,多次被关进监狱,最后女朋友离他而去,亲人对他敬而远之。之后他踏上“毒瘾—戒治—复吸”的漫漫长路,直到45岁才成功戒除毒瘾。

    广西南宁市红十字会医院是国家首批设立国家药物维持治疗门诊的医院,每天,有数百名吸毒人员来这里服用治疗毒品的药物美沙酮。阿钟在这里戒毒成功后,被医院聘为“同伴支持员”,一对一跟踪帮助吸毒者戒毒。

    南宁红十字医院国家药物维持治疗门诊副主任黄静说,南宁市目前有30多名“同伴支持员”,他们工作热情高,在医生、民警和吸毒者之间架起一座有效沟通的“桥梁”,“对于戒毒者来说,心理上的煎熬、寂寞,社会上的歧视,重新融入社会的困难,这些都可能成为阻碍他们成功戒毒的因素。”

    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全球有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涉及毒品贩运问题,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存在毒品消费问题,2.5亿人沾染毒品。在毒品问题全球化背景下,世界范围毒品泛滥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和严重影响。

    构建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体系

    面对日趋严峻的禁毒形势,如何打好毒品“阻击战”?有关人士认为,一方面要积极探索有效的戒治手段,帮助吸毒者彻底断绝毒瘾,重返正常生活。广西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警官陆鸣说,对于吸毒人员来说,生理上戒除毒瘾并不难,难在除掉“心魔”。不少接受强制戒毒的人出去后,做的第一件事往往是“还愿”——即复吸毒品。“要想彻底戒除毒瘾,建立起强大的心理防线非常必要。”陆鸣说。

    另一方面,构建预防体系是对抗毒品的最有力“武器”。针对吸毒人员日趋低龄化的新特点,2015年下半年开始,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全面启动以校园为主阵地、以在校学生为重点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

    广西壮族自治区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颜琦玮说,前广西已把毒品预防列入中小学教学内容,确保小学五年级至高中二年级禁毒教育每学年不少于2课时,高等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要将禁毒知识作为学校教育的重要内容,列入教学计划,每学年至少开展2次毒品预防教育,实现普通中小学校、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学校毒品预防教育全覆盖。此外,还通过建设一批建设校园禁毒示范基地、园地等,努力构建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体系。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4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11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