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禁毒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6月28日 12:41:51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小玉的故事——花季少女毁于毒品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珊萱 标签:

□ 珊萱

  小玉,23岁,正值花样年华的她,因为毒品,已经在监狱里度过了两个春秋。

  在她年轻的脸上,有着和这个年纪不相符的岁月感。她说,自己的青春,被一个叫“毒品”的恶魔毁灭了。

  花季少女遇毒友

  小玉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就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她像所有在爱里成长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可在小玉上初中时,父母因感情不和离婚了,小玉从此和妈妈一起生活。懂事孝顺的小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的高中,就在录取通知书寄来的同时,小玉的妈妈被查出有胃癌,入院治疗。

  看着妈妈被病痛折磨的样子,小玉的内心崩溃了。她拒绝了爸爸的照顾,她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当初爸爸离开造成的。她无心学习,整天逃课,自嘲命运不公,用酒精和烟草麻痹自己,酒吧、网吧、溜冰场成了她的主场,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正在慢慢的远去。之后,小玉结识了一个毁了她一生的“朋友”。

  因毒犯罪终入狱

  一天下午,小玉去医院看妈妈,做完化疗的妈妈被药物的副作用折磨着,吐得昏天暗地。小玉既心疼又无助。

  之后,悲伤的小玉找到在溜冰场认识的朋友小华,哭诉自己的悲惨命运。小华用锡纸卷了一支烟递给小玉,并告诉她这个世界充满无奈和不公平,但吸完这个,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抽完烟的小玉并不知道,从此以后,烦恼并没有烟消云散,就连平凡的生活,都在离她远去。

  几次以后,小玉已然变成了毒品的奴隶,她开始偷家里的东西去卖获得毒资,以各种理由找爸爸要钱,甚至把姨妈拿给妈妈做化疗的钱偷去买毒品。清醒时,小玉不停地骂自己,下定决心再也不碰毒品。可毒瘾发作时,她却丧心病狂,一心只想把那些白色的粉末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正当小玉沉迷于白色烟雾的时候,妈妈因癌症晚期永远地离开了小玉。出乎意料的是,至亲离开,小玉并没有非常悲痛。办丧事期间,她还将亲戚朋友送来办丧事的礼金拿去买毒品。

  后来,已经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买毒品的小玉,选择了偷和抢。最终,小玉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警察帮她续亲情

  入狱那天,是小玉21岁的生日。

  21岁的花季,21岁的青春,小玉在监狱里,泪流满面。

  小玉在云南省第三女子监狱七监区服刑。吸了3年毒,小玉的身体被搞垮了。刚入狱时,她很虚弱,骨瘦如柴。对此,七监区的警察们非常关心她的身体,处处关照她的饮食起居。监区长李晓燕对她说:“监区对你的家庭环境,生活状况已经了解,刚入监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思想上不要有包袱,改造上好好表现。做人要坚强,要面对现实,你还年轻,回头是岸。”

  在监狱警察的鼓励下,小玉参加了书法班、茶艺班和瑜伽班,她觉得这些安静的课程可以让她忘记过去,她说:“感觉日子过得挺充实的,像在上学。其实,我喜欢上学。”

  监区警察们发现,小玉从不与亲人联系,没有会见,不登记亲情电话,甚至连一封书信也不曾写过,像一个“三无”人员。之后,警察鼓励小玉与家人取得联系,可小玉却说:“我的所作所为已经伤透了他们的心,就让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吧。”可事实上,小玉的内心比任何人都更渴望亲情的关爱。

  父亲节来临前夕,监区警察翻查档案,通过当地司法局联系上了小玉的爸爸,跟他说了小玉现在的情况,希望他能来会见小玉。小玉的爸爸感慨万分地对警察说,他天天都盼望着能听到小玉的消息。

  6月18日,父亲节当天,小玉终于和爸爸见面了。“爸爸我错了”。一句简单的道歉,弥合了那份原已破裂的亲情,小玉在改造之路上得到了亲情的感化。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玉的改造上了一个又一个新台阶,她开始爱笑了,模样也渐渐圆润了起来,这名花季少女重新绽放青春之花。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3-2014 云南禁毒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1112号